小碗粥儿

【肖根一家】Sam和妈妈们的小剧场(第三弹)

完颜晖:

第三弹(21th—30th)


电梯间:第一弹(1st—10th)    第二弹(11th—20th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21st.打击小孩是不对的


Sam(跑来)(兴冲冲):Shaw,Shaw,你看你看,我第一次烤的饼干!


Shaw:你管这黄不拉叽摊在盘子里的东西叫饼干?


Sam(受打击)(蹲墙角)(消沉)


Root(凑近):Sweetie,我需要你面不改色吃下去,然后露出最完美的笑容告诉她味道很好,下次她会烤得更漂亮。


Shaw:Or what?(不以为然)我才不会吃看一眼就知道会食物中毒的东西。


Root(牵起Sam):来吧,Sam,跟妈妈去巴黎。我认识a guy很会做饼干。


Shaw(猛扑、狂塞饼干):去什么巴黎?就这水平,都能拿蓝带了!(仓鼠脸)(目光坚定)


Sam(缩在Root身后)(偷瞄)(开心)


Root(极小声):Thank you,Sweetie.(眨眼)(笑)


Shaw(翻白眼)(扭头)






22nd.老妈怀孕了吗


Root(丢漏铲)(狂奔)(冲进卫生间)


Sam(惊):老妈怎么了?


Shaw(放下刀)(跟进去)


Sam(跟上)(扒门看)


Root:呕——(呕吐不止)


Shaw:你怎么回事?(拍背)


Root(摇头)(拿毛巾)


Shaw:你不是很喜欢煎肉——你不会又怀孕了吧?!(惊吓)


Sam:老妈怀孕了?!(惊喜)我要有个妹妹或弟弟了?


Root:我上哪怀孕去……(有气无力)如果我去备孕,我会不告诉你?


Shaw:说得也是。


Sam:原来不是啊……(失望)(惊觉)咦?为什么听起来老妈怀不怀孕和Shaw一点关系都没有??小孩不是parents一起造的吗???(困惑脸)


Shaw:……


Root:……


Sam(看Root)(看Shaw)(看Root)


Shaw:刀还没磨完。(开溜、开溜)


Root:哎呀,火还开着。(开溜、开溜)


Sam:???






23rd.睡一下下


Root:Harry,我们来接Sam了。


Finch(抬头):她在另一边和Bear玩。


另一边……


Root:Sam?Sweetie,回家了。(发现Bear)(蹲下、拿开书)Sam?(萌箭穿心)


Shaw:Root?(走来)你傻笑什么呢?


Root:嘘——(小声)你看。(指)


Shaw:?(探头探脑)(挑眉)


Bear(发呆中)


Sam(紧抱Bear)(打鼾、流口水):哈呼——哈呼——


Shaw:猜我们要等会儿了。(坐下)


Root(靠近):也让我睡一下。(躺肩膀)


Shaw:别流口水。


Root:Shut up.(笑)


Shaw(低头)(搂抱)


Root(轻声):I love you.


过了很久……


Shaw:I know.






24th.教育孩子是严肃的


音乐响起……


Sam(轻哼):I just wanna tell ya,You started my heart fire...


Root(听到、回头):??(出来)


Sam(小声哼):...Evertime I see ya,Break in to my heart...


Root(震惊)


Sam(哼唱):Since when beginning,I just wanna hold you in my arms...Never wanna...


Root:Sam.(严肃脸)


Sam:什么事啊,老妈?(抬头)


Root:你为什么会唱这首歌?你从哪学会的?


Sam:Shaw玩游戏的时候。Why?(歪头)


Root(来火)(闭眼、冷静)(睁开):Sweetie,告诉我,她玩游戏的时候你就在旁边看着?


Sam(点头)


Root:她就没有……没有支开你?


Sam(回想、摇头):没有。怎么了,老妈?


Root:没事,Sweetie,什么事都没有。(笑)


当天晚上……


Sam(冲进卫生间)(出来、伸懒腰):啊——咦?Shaw?你为什么睡在沙发上??


Shaw:你、猜!(抓来)你告诉Root我让你看我玩游戏?


Sam(迟疑、点头):对呀,你就是让我看着你玩游戏啊,不给我玩。(噘嘴)


Shaw:那是……是……是……(咬牙)算了!回去睡你的觉去。


Sam:???(困惑、歪头)(灵光一闪)啊,我去跟老妈睡!(跑走)


Shaw(猛扑、抓空)(握拳):小叛徒……


第二天……


Sam(哼唱)(愣住):嗯???Shaw,怎么只剩下这几个游戏了?


Shaw:你居然有脸问……






25th.贼船


Katherine:……然后我爸爸就给我买了。(兴冲冲、兴冲冲)


Sam(冷漠脸)


Katherine:我明天晚上在家开睡衣派对,你要来吗?(期待、期待)


Sam:No.(冷漠脸中)


Katherine:为什么不?来嘛,Sammie,我妈妈会做最好吃的布丁,她还允许我们……


Sam:老妈!(飞奔)妈妈!


Root:Hi,Sweet pea.


Sam:老妈,我们快走!(拉)


Root:怎么了,Sweetie?


Katherine:Sam,Sam,Sammie!(追来)你来不来?


Sam(翻白眼):No!还有,别叫我Sammie.


Root(挑眉)(偷瞄)


Katherine:但是我想你来,我还买了你喜欢的游戏,我们可以玩到十点以后……


Sam:I said NO!(打断)(烦躁脸)


Katherine:……(失望)好吧。那……明天见。(失落)(走远)


Root:发生什么了?那是谁?(笑)(八卦脸)


Sam:一个超——级烦人的讨厌鬼!还是个话痨。(翻白眼)


Shaw:同意。我对这类人可有经验了。


Root(看Shaw)


Shaw:你不去是对的。你只要上1次贼船,想抽身就难了。她会像蜘蛛丝一样缠住你。


Sam:哦哦,哦哦。(点头、点头)(洗耳恭听)


Root(看Shaw)


Sam:然后呢?然后呢?


Shaw:然后?然后你会一次又一次回到贼船上,直到留下,(耸肩)forever.


Root(移开视线)


Sam:原来如——嗯???老妈,Shaw说的是——老妈?(惊讶)你耳朵怎么那么红,你发烧了吗?老妈?(蹦、蹦)老妈,你怎么不理我?(蹦、蹦)老妈?老妈,你怎么哭了?(蹦、蹦)






26th.一样的烦恼


Sam(烦躁不安)(滚来滚去)(嘟嘟囔囔)


Root:Sam,怎么了,Sweetie?(蹲下)你在烦恼什么?


Sam(坐起)(严肃脸):我在想怎么才能让Katherine讨厌我。


Root(挑眉):你想让她讨厌你?


Sam(点头、一本正经):只要她讨厌我,她就不会再烦我了。老妈,怎么让一个女孩讨厌你?(盯Root)


Root:Well...(歪头)这我可不知道,我一直都是万人迷。(笑)


Sam:……(眨眼、眨眼)我猜也是。(躺倒)(滚来滚去、滚来滚去)






27th.最喜欢的东西


Boswell太太:今天我们来画最喜欢的东西。(笑)可以是你心爱的玩具,可以是人,也可以是你的宠物。


Sam(认真画画、认真画画)


Katherine(托腮)(看Sam)


Sam:?(抬头)你看着我干吗?


Katherine:Boswell太太要我们画最喜欢的东西,我正在观察啊。(一本正经)


Sam(烦躁)(跑走)


过了一会儿……


Boswell(看画):噢,双持女牛仔,真帅气。Sam,你画的是你妈妈吗?


Sam(猛点头)


Boswell太太:真漂亮,色彩搭配很好,人的神态也很传神。


Sam(笑)


Boswell太太:Katherine?你想让我看你的画?好吧,你画了什么?(拿画)这是……Sam?


Katherine(点头)


Sam(瞪眼)(怒气冲冲)


Katherine:我重点画了Sammie的耳朵,这是我最喜欢的。(看Sam)(笑)


Sam(拼命瞪眼)


Boswell太太:很……很别致。(内心:为人父母真不容易。)






28th.果然是小孩子


Sam(照镜子、照镜子)(揉耳朵、揉耳朵)


Shaw(翻白眼):再揉也揉不出花来。


Sam(停下)(爬上沙发、坐好):Shaw,有什么办法能把耳朵变小吗?


Shaw:切下——你想干吗?嫌耳朵大?(吃薯片)(咀嚼、咀嚼)


Sam(捏耳朵):Katherine说她喜欢我是因为喜欢我的耳朵,所以……


Shaw(举薯片)(愣住)


Sam:Shaw?(挥手)你还在吗?(大声)喂——


Shaw(回神):Don't.


Sam:别怎么样?别挥手(挥手、挥手)还是别把耳朵弄小?(揪耳朵、揪耳朵)


Shaw:两者。(塞薯片)你不能因为想拒绝一个人就改变你自己。(仓鼠脸)(嚼动、嚼动)


Sam:突然耍什么帅……(抓镜子)但我不喜欢我的耳朵。(照镜子)(皱眉、苦恼脸)


Shaw:我也不喜欢。


Sam(大声):瞧,没人喜欢招风耳!(蹲角落)(抱头)(消沉)


Shaw:……(沉吟)Root喜欢。


Sam:什么什么?(迅速爬回)你刚才说什么?(鼓眼睛)(满含期待)


Shaw(退后、拉开距离):你出生的时候Root说你的耳朵很可爱,她喜欢它们。


Sam:真的咩?(蹦)她喜欢我的耳朵?(歪头、捏耳朵)她喜欢我的耳朵,老妈喜欢我的耳朵,老妈喜欢我的招风耳~(手舞足蹈、扭来扭去)


Shaw:……






29th.下有计策,上有对策


Reese:Lionel在跟。看来我得再跑一趟他家了。


Sam(扒桌子、扒桌子):Harold叔叔,我能坐在你腿上吗?我看不到屏幕。


Reese:不行!(果断拒绝)


Sam:我又不是要坐你腿上。


Reese:不行就是不行。(拎起、放下)你有高脚椅。


Sam(鼓腮帮、气呼呼)(瞪眼)


Reese:瞪我也没用。(说教)Harold,别太惯着她。Root也说过别太宠她。(意有所指)


Finch(心领神会):Ok.


Reese:晚上见。(下楼)


Sam(趴桌子)(哼哼唧唧)


Finch:I'm sorry,Sam.(看摄像头)(内心:Why me?)






30th.Home,sweet home


Sam(蹭、蹭)(抓衣领)


Shaw(低头)(小心调整姿势)


Sam(皱眉、呜咽):嗯……(紧抓)


Shaw(僵住)


Sam(睡沉):呼呼——


Shaw(松了口气)(勾遥控器)


Sam(动)


Shaw(停住)


Sam:呼呼——


Shaw(继续勾)


Sam(呜咽):嗯……


Shaw(僵硬)


Sam:呼呼——


Shaw(努力勾、努力勾)(拿到)(关电视)


Root:Sweetie,I'm home.(进门)


Shaw(紧绷)(低头)


Sam(酣睡):呼呼——


Root:Sam在睡觉?(走来)好可爱!(戳、戳)


Sam(挠脸)(噘嘴):哼嗯……


Root(笑):辛苦你了,Shaw妈妈。(亲吻Shaw)

Look What You Made Me Do(6)

薛定谔的喵:

第六章


Shaw没想到就这样进到root家里,再看一眼正认认真真给自己梳理着毛发的root,,果然,嘴唇又因为专注微微抿起,一丝不苟的眼神,仿佛现在是在处理一件不得了的藏品般小心翼翼,shaw站的有些累了,微微挪动了一下身子,“oh,sweetie,Did I hurt you?bear一直都是harold打理,所以我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......”,“s..s...sweetie?”shaw瞪大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自顾自解释的女人,要知道,自己追了她这么久,也只是叫了自己的名字,还是全名!还是拒绝自己的时候叫的!现在,一只见过两次面的狗,她不仅带到自己家里来,还叫她“sweetie”?shaw气的都不再在意自己到底是狼还是狗,现在再看看root温柔的能滴水的眼神,shaw气就不打一处来,侧身躲开root的抚摸,默默趴下,不明所以的root只当她以为自己动作太慢,“sweetie,就快好了,听话”,说着就准备继续,“又是sweetie”shaw白了一眼root,直接起身,移到另一边,root的手悬在空中,看着在另一边闭目养神的shaw,在想自己这是被嫌弃了嘛.........


等了好一会儿,见root没有打扰自己,shaw满足的睁开眼睛,却看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看,还有嘟起的小嘴是怎么一回事,shaw奇怪的看着root,她只是不让她碰自己了而已,怎么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,不行,不能心软,谁让她sweetie,sweetie的乱叫的,shaw把头扭在一边,试图忽视root......


一秒......


两秒......


三秒......


Fine,我认输


Shaw认命的走到root面前,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,用脑袋蹭着root的膝盖,像狗一样,却不想root把膝盖挪走,“呵,这学的倒挺快”shaw再次翻了一个白眼,她真的很想一走了之,不管这个别扭的女人,可是再看看她一副快哭的样子,安慰自己,狗都学了,还在乎这点尊严?于是,shaw再次蹭向root,咦,怎么这次软软的,一点都不硌人了,shaw抬头看了一眼,自己居然蹭到了root的怀里,感到尴尬的shaw正准备退出去,这时root抱住了shaw,来回摸着shaw的脑袋,跟shaw诉说着,“你真的很讨厌,一开始故作亲近,结果等我在意了你又离开”,shaw听得一头雾水,自己这种形态才见过root两次啊,而且自己哪有故作亲近,明明是你非要给我梳毛,shaw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root强行搬正了脑袋,“you know,你的眼睛和她很像”,shaw奇怪的看着root,“就是这种懵懂又不明白的眼神,简直和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”root想到shaw每次那种不懂自己做错的眼神,噗嗤一声笑出来,虽然root笑了,但是shaw很不开心,shaw居然记住了别人的眼神,还把自己跟她做比较,“嗯?.....”root发现shaw的眼神变得愤怒,抬手抚上shaw的眼角,“居然连生气的样子都觉得和她很像,我是太想她了嘛”root喃喃道,声音却一字不差的落到了shaw的耳朵了,就在shaw要气的跳脚的时候,root又说道,“但是你比她好,至少你知道回来哄我”听到root的夸奖,shaw有点高兴不起来,比她好,你不还是想着她,“你知道吗,给了再拿走,是最可恶的......”root的眼里流露出一丝忧伤,看着这样的root,自己的心也跟着抽着疼,shaw往前探去,用舌头舔着root的眼角,试图舔走这忧伤,“good girl,还是你好,我们继续吧”。


shaw认命的趴在root的脚边,想着今天为了哄这女人开心把狗会做的该做的都做了遍,便在心里发誓等自己逮到那个让root伤心的人,看自己不咬死她......


 


 


Ps:照这个进度,我害怕这将会是个长篇巨坑,本来想让shaw变回人形的,但是没想好是什么契机让她变,而且这个契机以后也要用到,诶,脑细胞不够用了



囧木:

小黄漫,求不举报。

自己给自己的18岁礼物(笑)因为拖延所以时间有点紧orz

没什么剧情,设定就是大锤回来后根总一开始不敢面对锤,后来两人 喝了点酒,于是开始滚床www

画技捉鸡,我知道我不擅长画这种……但无论如何都想画完……

希望以后能有进步

这次中途还换了表现手法,我也是醉了,实在是没怎么画过黑白的啊!实在不熟练,望大家包含。

不要举报我……